快捷搜索:  as

全部边界走向的最终确定

  在几十年外交生涯里,姚培生见证了中国与中亚六国谋合作促发展,还亲历了“马拉松式”的中苏中俄边界谈判。

  从1964年开始到2004年,中苏中俄边界谈判谈了断、断了谈,跨度长达40年。

  1979年至1987年,姚培生在外交部中苏谈判办公室从事边界问题的资料收集与研究工作,期间先后实地考察了中苏东西段边界上的大部分争议地区。长达7000多公里的中苏边界,姚培生几乎全程走过。随着苏联的解体,中苏边界随之变为中国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四国的边界,原来的双边谈判机制也从此转变为“一对四”的特殊谈判机制。

  为了边界谈判能顺利进行,姚培生和谈判小组的成员进行了长期的磨合,最后,争议边界成了合作纽带,谈判对手成了国际朋友。

  作为这场谈判的亲历者,姚培生见证了这场谈判从开始的困难重重到最后的尘埃落定。全部边界走向的最终确定,为此后中国与俄罗斯和中亚国家的合作消除了隐患。也正是这段磨合,为之后上海合作组织的顺利组建奠定了基础。

  姚培生很庆幸,中国和中亚之间有这样的纽带。迄今为止,上合组织在政治、安全、经济、教育领域展开多项合作,多次举行双边或多边联合反恐军事演习,有力震慑了“三股势力”,提高了成员国军队执行联合反恐任务的能力,为维护地区和平稳定作出了贡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